<noframes id="nbftn"><form id="nbftn"></form>

<noframes id="nbftn">

<form id="nbftn"><nobr id="nbftn"><meter id="nbft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nbftn">
    <form id="nbftn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nbftn"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nbftn"><noframes id="nbftn"><form id="nbftn"><nobr id="nbftn"></nobr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nbftn"></form>
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租父母網-全國出租

          電話:13522235282

          武漢租父母 成都租父母 長沙租父母 濟南租父母 合肥租父母 廈門租父母

          網站:http://www.jilimotor.com

        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租父母

        成都租父母分享:你對父母的“孝順”,可能根本不是愛

        2021/5/9 15:05:01??????點擊:

        成都租父母分享:你對父母的“孝順”,可能根本不是愛

        我想做自己,可惜我不能

        卡倫·霍尼在《我們的內心沖突》里引用過這么一句話:所有絕望的本質都是對無法成為自己而絕望。最近收到一個讀者的留言,讓我對此深有感觸。A女士正在和丈夫鬧離婚,這段婚姻已經千瘡百孔,令她精疲力竭。但這婚最后沒離成,不是她不堅定,而是父母不允許,覺得離婚“又丟臉又掉價”,跟她又哭又鬧,各種哀怨。她看見父母痛苦的模樣,心情很沉重,可同時又深感人生索然無味,狀態十分糟糕。但她覺得:她的命是父母給的,她要考慮他們的感受。


        “我活到30多歲,一直對父母言聽計從,從不讓他們操心,好好念書、考好學校,大學沒談過戀愛,因為他們不讓,畢業后放棄了北京的工作機會,回老家考了事業編制,然后跟他們挑選的對象相親、結婚?!薄拔蚁胱尭改搁_心,幾乎凡事都順著他們,渾渾噩噩地活著?,F在我想離婚、想解脫,想做一次自己,為什么就得不到他們的支持呢?連死還要考慮他們的感受?!蔽蚁?,她覺得“可笑”的點可能是:即使充滿絕望和自嘲,最終還是選擇了“照顧父母的感受”,扛下所有痛苦,繼續為父母而婚、為父母而活。在傳統觀念里,“讓父母不開心”幾乎等同于“不孝順”,這個罪過太大,很多人都會妥協,妥協的代價就是“放棄成為自己”。

        因為成為自己,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,與順從父母,按照父母的意愿而活,一定會發生某種程度的沖突,這是兩個獨立人格之間的較量。所以,對于那些特別“孝順”的人來說,如果父母能力足夠強,或運氣足夠好,為他們做的安排還算“正確”,最好的結果就是擁有一個體面而絕望的人生,但更多的情況是,又痛苦又絕望,難以體面,就如這位讀者一樣。這種“孝順”看似情感濃度大,愛的能量層級卻很低:很多時候,缺少了主觀意愿的發心,只剩下道德捆綁的壓力。也就是說,我愛你,但我是被迫的。

        2百試百靈的法寶有部電視劇里有個很經典的片段,母親希望兒子好好讀書,努力考上大學,一旦考試考砸了,孩子就會經歷一頓劈頭蓋臉的拷問:媽媽花這么多錢供你讀私立學校,你為什么不能爭氣一點?為什么不替媽媽多想一點?媽媽都是為你好,你怎么都不聽話呢?這個場景很具有代表性:先表達自己的“犧牲感”,再以此為籌碼,要挾孩子順從和聽話。這就是一種操控,而父母百試百靈的法寶便是,利用孩子的罪疚感。

        罪疚感有兩層核心感受:第一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;第二,父母那么好,而我那么壞,我羞恥至極。為了弱化這種具有摧毀力的情感,孩子只能啟用“補償與抵消”的防御機制,也就是繳械投降,一切順從父母心意。我覺得遺憾的是,很多父母似乎根本不相信,孩子天然就是愛他們的,并不需要他們這么用勁地去“操控”。比如《我的姐姐》里的安然,受原生家庭重男輕女的影響,性格一直尖銳而叛逆。即使是不聽話經常挨打,在父母去世后,她也忍不住在墓前悲傷痛哭,這是天然的、自發的?!安恍湃巍笨赡茉从诟改缸陨淼拇嗳鹾蛥T乏,無力與孩子產生深刻的鏈接,也可能是因為“別有用心”:他們并不想要所謂“天然的愛”,而想要“他們眼里的愛”。

        3糾纏共生的結局我們知道,孩子需要完成個體化分離,心智才能逐漸發育成熟,長成一個獨立、完整、有力量的成年人。糾纏共生對于孩子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:他們失去了真正“成人”的機會,并且將父子/母子關系凌駕于一切之上。一位舞蹈老師,平時極度情緒化,不按套路出牌,熱衷放飛自我,呈現出一種很不穩定的人格狀態。談了五六次戀愛,每次都不歡而散,如今結婚生子,也正走向婚姻關系破裂的邊緣,且與孩子的關系非常淡漠。她來做心理咨詢,是因為最近把工作搞得一團糟,搞砸了幾場演出,還被家長投訴,面臨被解雇的風險,她由此陷入更大的情緒起伏之中。如果從她和母親的共生狀態來看的話,也許就不難理解現在的局面。她的母親曾是家中的絕對主導,她將自己無法成為舞者遺憾投注到來訪者身上:從小練體形,學舞蹈,一個人在藝校孤獨地度過青春期,后來考上北京一所有名的舞蹈學院,畢業后進入青年舞蹈團,拿了不少獎,小有成就。一切均在母親的安排與掌控之中。

        她借著女兒,活出了一個理想的自己,而來訪者,卻只剩一具破碎的空殼,無力愛自己,也無力建立其他任何長久的親密關系。那么,被孩子千依百順、萬般“寵溺”的父母呢?他們快樂嗎?我認為也未必,有兩點原因:① 當孩子的痛苦積攢到一定程度,人生開始失控時,他的攻擊性便開始爆發。如果因為罪疚感無法懲罰父母,那么就毀滅自己。哪吒“剔骨還父削肉還母”式的悲壯,既差點兒發生在那位讀者身上:我把我的職業和名聲都毀了,就跟你和舞蹈兩清了,媽媽。② 父母的“共生”需求,本就是因為心里有無法愈合的創傷,他們無法活出自己,虛弱的自體需要借力他人而活。孩子的配合與成全,暫時“喂飽”了這個傷口,卻也阻滯了它的徹底修復。所有的遺憾和不甘,也許依然烙在母親心里,得不到解脫。

        4把痛苦“還”給父母解局的辦法只有一個,就是我們要先嘗試從共生之中抽離出來,學會把痛苦“還”給父母。個體心理學之父阿德勒提到的“課題分離”思想,其實就是實現個體分化的一種方法。比如,在開頭那位讀者的案例中,“離不離婚、做不做自己”是她的課題,“為此感到羞恥、痛苦”是她父母的課題,他們應該分別就自己的課題工作。對于讀者來說,“如何為自己賦能,擺脫父母的干擾”是她要考慮的,而“如何認識到這些負面情緒的來源,并且嘗試去緩解它們”,則是父母需要成長的方向。在這個視角下,她也不需要為父母的痛苦負責,無底線地承接父母的情緒,一味地“溺愛”父母。一個好的家庭系統,一定是家庭成員在共同成長,這就意味著,我們每個人都要學會認領和完成自己的功課,同時不去干涉和妨礙他人的功課。

        在這個“分化”的過程中,痛苦是必然發生的,尤其是對于父母而言,他們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處于失控的憤怒之中。但我們要相信,父母有能力接住自己的情緒,這也本該是屬于他們的功課。當然,也并非完全將父母拋之不顧,除在課題歸屬上保持“溫和而堅定”的態度之外,我們在言語上依然對其保持尊敬,同時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表達對他們的愛。剛剛好的家庭關系,不會讓每個家庭成員的角色錯位,會積極利用家庭的力量和愛支持每個人努力活出自己。分化后的雙方,人格會更加成熟、人生會更加開闊,能幫彼此更好地成長,這才是真正的愛。

        成都租父母http://www.jilimotor.com/

        Copyright 2019 找人扮演父母 租父母網www.jilimotor.com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地圖

        武漢租父母 成都租父母 長沙租父母 濟南找人扮演父母 合肥找人扮演父母 廈門找人扮演父母 租父母 找人扮演父母 租臨時演員 哪里可以租父母 出租爸媽 代打電話

        13522235282
      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AAB
        <noframes id="nbftn"><form id="nbftn"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nbftn">

        <form id="nbftn"><nobr id="nbftn"><meter id="nbftn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bftn">
          <form id="nbftn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nbftn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bftn"><noframes id="nbftn"><form id="nbftn"><nobr id="nbftn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nbftn"></form>